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您当前的位置 : 亳州 >> 亳州新闻 >> 亳州人文

亳州俗语里的旧时风情

2017年10月25日 09:38  来源:中安在线-亳州新报

  □记者于海博

  亳州最为宝贵的是积攒了几千年的深厚文化,但文化是丰富的,又是杂芜的,需要最为高明的炼金师进行精炼,佘树民所做的,就是这样的工作。多年来,佘树民围绕亳州丰厚的历史文化,挖掘整理本土文化,创作发表了散文作品百万字,创作出许多歌颂家乡的诗歌、戏剧。

  在亳州民间流传着许多谚语、俚语、惯用语、歇后语、俏皮话等俗语,多角度地反映了亳州市民生活、为人处事等社会各方面的情况,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亳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丰厚的文化底蕴。在“道乡说道”论坛第25期,佘树民带着对亳州俗语的认识与在场的观众一同分享多年来搜集到的亳州俗语。

  “‘俗语’是一种文化,这题目可能是历次论坛中最土的一次,也是最接地气的一次。不仅是接地气了,简直是就坐在地上了。大家经常吃的是美味佳肴,今天,我给大家弄点土菜尝尝。”论坛刚开始,佘树民便侃侃而谈起来。

  浓郁地方特质的亳州俗语

  佘树民说,亳州人文历史源远流长,人民群众在生产和生活中创造了许多生动鲜活的口头语言。再加之,各省客商来亳交易的人很多,吸收了各地的方言俗话,形成了具有浓郁的地方风味特质的亳州方言。而亳州俗语,就是在方言的基础上产生的,在群众口语中流传,具有口语性和通俗性的语言单位,是通俗并广泛流行的定型的语句,其特点是简练而形象化,它反映了人民生活经验和愿望。

  如果按归类,俗语是熟语之一,熟语是指约定俗成,广泛流行,且形象精练的语句。从广义来看,俗语还包括谚语、歇后语(引注语)、惯用语和口头上常用的成语;从狭义来看,俗语是具有自己特点的语类之一,不同于谚语、歇后语,但一些俗语介乎几者之间。

  佘树民在论坛上简要地介绍了俗语常用的比喻、比拟、借代、夸张、双关等修辞手法, “比喻是俗语最常用的修辞手法,这类俗语往往用人们非常熟悉的事物,比如飞禽走兽、花草树木等,来说明抽象、陌生的事物,使深奥的道理变得浅显易懂。”“等于领个哑巴儿子/尅不尽的鱼,逮不尽的虾/撂棍砸不着人”等。佘树民举出了很多比喻手法的俗语,而后佘树民还对借代、夸张等修辞手法进行了解释,并举出了很多俗语来说明,亳州俗语一出引得在场观众阵阵笑声,每一位观众都听得聚精会神、津津有味。

  只有亳州人才说的俗语

  佘树民说,全国都在用的俗语很多,少说有两三千句,但对于他来说,搜集这些没意义。他要的是亳州的俗语,即亳州人最爱说的,只有亳州人才去说的,“当然,也不排除豫东地区人说,他非要说,我也不能去悟他们的嘴。”佘树民开玩笑地说道。在收录亳州俗语时,他还特意收录了三县的俗语,每个县区都有十来句。

  为了搜集这些俗语佘树民费了不少功夫,翻阅地方志从地方志上搜集。查阅不同种类的书籍,能搜集多少就是多少。最主要的是他自己搜肠刮肚地回忆,佘树民说这是最主要的来源,占了搜集到的60%以上。

  如何能证明这些是属于亳州的俗语呢?佘树民总结了搜集到的俗语具备的特点,字里行间带有亳州的人名、地名、物产信息;里面带有亳州土话、土语,还有亳州独有的语法关系等;凭生活感觉,与天南地北外地人的接触,觉得从他们嘴里从没说过的;再者就是上网搜。“打出关键词,百度一下,一冒红,就说明全国各地的人都在用,不见红色,就说明这话,还没人(也包括亳州人)把它传到网上去。”佘树民说,有时打关键词,仅出现了三四处。也有一种可能,这仅有的三四处,可能是亳州人写的,或是闯荡全国的亳州人,在外地工作,带着他的亳州记忆,在网上发的。他几乎想到的俗语,都要在网上搜一下,这样“一红也不红”的,占了搜集条数的40%左右。

  俗语是亳州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

  佘树民收集到的俗语有几千条,但他说目前还谈不到研究,佘树民谦逊地解释道,“因为光顾收集,还没来及研究。为了准备这次《道乡说道》,才简单地归下类。”

  几千条的亳州俗语,如果要细细解说的话,一句俗语都能说很久,为了让在场观众尽量多地欣赏,佘树民从多方面列举了几百条俗语带领观众领略了亳州俗语的风采。

  首先他讲述了一些亳州人一看便知是亳州当地的俗语:百姓有病四百四,华佗有方八百八/亳州的麻雀也能喝四两/亳州地邪,说个王八来个鳖等。其次是含有亳州土语成分和语法关系的俗语。/比蚂鳖叮得还紧/差一线,不吃红鸡蛋/刺着眼皮,不能赶集等。形容人长相的俗语:蹦三蹦,够不着给蚂蚁戴笼头/一把抓住,两头不露影等。形容人的动作和神态的俗语:抱着葫芦不开瓢/鼻子不哼嘴哼/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嘴跟搉药的样/嘴撅得能栓头老叫驴/说话跟铡砍的一样等。

  而后佘树民又分享了有关于日常生活中的道理俗语;训斥、斥责、教训人的俗语;崇尚节俭等传统美德的俗语及家庭、亲戚关系的俗语等二十余类别的亳州俗语。

  佘树民说,亳州的俗语是亳州历史文化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反映了我们经常说的“亳州文化底蕴丰富”的一个侧面。亳州俗语能反映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描绘了人们多彩的生活画面,记载时代的变迁。并且,我们的先人,几百年来,一直用这些话在表达思想感情,抒发喜怒哀乐。

  “俗语虽然很土,但里面的文化内涵丰富,因此搜集整理这些,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土,反倒觉得这是一个文化人应该认真做的事。”佘树民说,亳州的俗语,在现在的日常生活中,也只有四分之一的人在说,而且都是五六十岁以上的人群在说。想当年,这些话语在我们的祖先口中无数次地运用过,而今,这都注定在飞速发展的时代面前渐渐式微消失,所以,这笔丰厚的文化遗产不能让它流失。

  据悉,此次佘树民分享的俗语全部摘自他即将出版的《亳州俗语》一书,此书共收录了1176句。亳州土语,收录了2200多条;亳州歇后语收录了700多句;亳州农业和气候谚语收录了一千多句。在编写中,他并不是把俗语收录进去就完了,而是在体例上,每条俗语下面都写了二百多字,都有三个内容:一、解释,包括词汇解释和正条内容解释;二、用法说明,在哪种场合用,怎么用;三、例句,即造句。在此次论坛的最后,观众针对刚才听到的俗语及俗语的内在意思进行了提问,佘树民也与观众一起进行了分析。

  据了解,在论坛的第26期,佘树民还将继续担任论坛嘉宾,向观众讲述亳州“土语”,继续为亳州市民来一场本地的“土语宴”。

编辑:胡先进

社会热点

游在亳州

谯城区五马镇:“桃”醉 采摘节

住在亳州

亳州市房产局出招 专治开发商任性
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