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您当前的位置 : 亳州 >> 亳州新闻 >> 亳州人文

亳州土语里的乡情

2017年11月03日 14:47  来源:中安在线-亳州新报

  □记者 于海博

  溯源亳州土语

  “说到土语,就不能不联系到方言说土语。”佘树民说,土语是不同于方言的。方言与普通话只是调值的不同,而土语是各地区长期形成的特殊词汇。简单说,方言是音不同,土语是字不同。

  佘树民说,方言虽然只是在一定的地域中通行,但方言本身却也有一种完整的系统。每种方言都具有语音结构系统、词汇结构系统和语法结构系统,能够满足本地区社会交际的需要。而其中说的词汇结构系统,就是土语。这就是令外地人在亳州听不懂当地话的关键问题。亳州属北方中原官话区,在方言方面与外地人交流,问题不大,最成问题的是亳州现存大量的土语,外地人能听懂你的方言,但听不懂你的土语。这已成为交流沟通中最大的阻碍。

  亳州是有着三、四千年历史的古都,各种土语积淀得很多,再加之商业的繁荣,与外地客商交际得频繁,吸收了一些外地人的土语。另外,在用语上还保留了古时的一些用法,在历代运用古语时,也免不了某一代人将音调调值读偏读错,以后就跟着错了下来。种种原因,造成了亳州大量的土语。

  “亳州的土语比任何地方都要多。”佘树民说,若是将土语用准确的字写在纸面上,还是能看出个八八九九的,若是不写,再用方言说土语,真叫南方人不知所云。所以,佘树民总结一句话:“说方言不要怕,就怕用方言说土话”。

  亳州的土语可谓五花八门,佘树民认为,“土”法多样,内涵丰富,生动形象,不仅妙趣横生,有时甚至妙不可言。它既极具地方特色,又十分耐人寻味,同时也折射出文化底蕴的深厚。加深对亳州土语的了解与研究,不仅有助于挖掘地方传统文化,还能加深对亳州人文以及亳州人性格的认知。

  品赏亳州土语

  亳州的土语词汇研究,截至目前佘树民收辑到了2400多条。排列上是按音序排列的,这样便于编辑,但不利于研究。为了在论坛上分享给观众,佘树民精选了三百余条在论坛上与大家一同分享。佘树民首先从词性上解析了亳州土语,他说所有的现代汉语词性都分布的有。如果用纯土语,按照语法来造句子,是完全可以的。所以,一些偏远地区农村大字不识一个的人,也照样说大段大段的话,几乎大部分用土语编句子,不影响表达思想,这完全是可能的。

  现代汉语的词可以分为12类。其中实词和虚词各六个。实词: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量词和代词。虚词:副词、介词、连词、助词、拟声词和叹词。

  在分享亳州土语时,“方位名词”亳州土语:【家后】屋子后面。【可上】再往上一点。动词里亳州土语,【歘】chuā,从别人手里夺东西。【搋一顿】(搋chuāi,读揣音。用手掌压、揉,使搀入的东西和匀)。助词中的亳州土语:【可假】、【可哩】;叹词中的亳州土语:【咦唏】、【乖娘子来】、【好呗唻】等。

  佘树民还分别分享了:亳州土语里的趣味词、连拼连读,或是缩减语的亳州土语、儿化音变音的亳州土语,有古意、有文词的亳州土语,出现矛盾和错误的亳州土语,无字表义的土语、有字表义的土语等。一地之土语就像一种菜系,可谓是让在场观众深入其中,感受了其中的酸、甜、鲜、辣,博大精深。

  土语使用局限

  佘树民说,亳州人说土语有几个特点,一是自己人见面说得多,与外地人交流中则尽量减少;二是光知道说土语,不敢往纸上写土语,如果写时也写得不准确。其实,亳州许多土语,如果写准确了,放在纸上,大多是能看明白的;三是土语出现率与说话人的文化程度成反比。

  对待亳州土语,佘树民认为,不论是当地人还是外地人,都必须尊重和正视历史业已形成的方言及其词汇。就是说,在普通话还没有完全占据统治地位的今天,我们不能因为土语的继续使用而甚感羞愧,他人也不应当就此而予以指责,要对那些还在继续使用土语的人们表示一定的理解。但对于讲土语者来说,必须认识到土语在对外交往中的局限性。

  其次,对具有一定历史渊源、形象生动、使用频率很高的土语词汇,如“炯”,就很有意思,能让它成为亳州土语代言词,像四川的“雄起”一样。让它们在历史的长河中任其自然流淌,其命运任由时间自由裁决。对它们既不扩大宣传,也不人为消灭。

  再次,要有意识的加速对多数怪癖土语和词汇的淡出。虽然土语及其词汇体现着一定区域的文化传承,但它毕竟给大范围的交流带来了不便。因此,必须经过加强农村中小学现代汉语教育、强化对普通老百姓的普通话推广以提高他们对方言有限性的认识。特别是对于那些有损于社会进步和语言文明的词汇,有损于地方文化形象的粗野词汇,要挤压其生存空间,以求尽可能早地将其赶出口头语言的舞台。

编辑:胡先进

社会热点

游在亳州

谯城区五马镇:“桃”醉 采摘节

住在亳州

亳州市房产局出招 专治开发商任性
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