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您当前的位置 : 亳州 >> 亳州新闻 >> 涡阳新闻

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让土地成为农民手中“活资产”

2018年01月04日 11:09  来源:亳州晚报

  农户以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作为抵押,可以轻松从银行贷款,发展农业种植、养殖事业。涡阳农村商业银行推出的这款“金土地”贷款品种,破解了长期以来农户贷款抵押、担保的难题。

  自2015年12月,涡阳县获批为全国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县以来,当地政府和涡阳农商银行推出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正惠及越来越多的农户。两年来,涡阳农商银行发放贷款约7300笔,资金3.3亿余元,解决了数千户农户创业资金紧张的问题。而十九大报告提出土地经营承包权再延长三十年,将会使更多希望创业而又缺乏资金的农户和银行打交道。

  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让土地成为农民手中“活资产”

  □本报记者 蒋加磊 文/图

  张兰廷在给牛喂草。他用土地承包经营权作为抵押,从银行贷款5万元作为流动资金,给牛购买饲料等

  戚亚军正在采摘西红柿。他和合作社成员一起用土地承包经营权作为抵押,从银行贷款数十万元发展反季节蔬菜种植,事业逐步走上正轨

  土地为“媒”,创业迎来“及时雨”

  一根根笔直的黄瓜从瓜秧上倒垂下来,翠绿诱人,鲜红的西红柿像一个个小灯笼掩映在成片的绿叶中,十几名穿着单衣的工人拎着水桶、拿着剪刀正在忙着采摘。大棚外,一辆来自蚌埠的货车正在等着装车。2017年12月22日,位于涡阳县曹市镇的新绿漾生态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大棚蔬菜又到了采摘期。

  “现在西红柿的批发价每斤1.1元,每次能摘千把斤。”该合作社董事长戚亚军介绍,合作社共有大棚14个,一个大棚4亩地,7个成员各自管理,统一销售,既保证了销路,又让每个人都有劳动积极性。

  “去年我收入了十五六万元,今年比去年要好一些。”戚亚军说,他们今年还种植了西瓜,并培育了新的番茄品种。

  “如果当初不是银行帮我解决了资金问题,我也很难有现在的局面。”31岁的戚亚军是涡阳县曹市镇侯桥村人,曾长期在外务工。2015年,他返回家乡,联合6户村民成立了涡阳县新绿漾生态种植专业合作社,从事反季节蔬菜种植。

  然而,每个高标准种植大棚的建设成本高达25万元,戚亚军他们东拼西凑后还是有不小的缺口。

  去年9月份,合作社7户村民用土地承包经营权作为抵押,从涡阳农商银行曹市支行贷款70万元,陆续建起了14个大棚,并在短短3个月的时间内见到了明显效益。“幸好土地经营权也能贷款,不然,我们真是干着急没办法。”合作社成员惠师青说。

  植根土地,农户有了“小金库”

  看到其他农户创业增加了收入,曹市镇小代村村民张兰廷从甘肃购买了18头肉牛,也准备大干一场。然而,买牛加上建牛棚,家里攒的40多万元很快便花得差不多了。他于是就用自家的土地经营权作为抵押,从银行贷了5万元作为流动资金。

  “我先养一些试试,等技术成熟了,再扩大规模。”张兰廷说,他的牛棚可以容纳五六十头牛,现在利用的场地还不到三分之一。“听说我用土地抵押权贷款大约可以贷10万元。现在土地经营权又要延长三十年,我们心里更踏实,过段时间再从银行多贷点款扩大养殖规模。”

  曹市镇徐楼村村民刘启雨也从银行贷款搞起了蔬菜种植。莴苣刚卖完,他这两天准备在大棚里种一些反季节土豆。

  “如果没有银行贷款,我当时根本建不了58个大棚,没那么多资金。”刘启雨说,去年他用这些大棚种植了辣椒、莴苣等蔬菜,收入数十万元。

  “他们用土地作为抵押,我们又对他们的项目进行了风险评估,既解决了他们资金紧张的问题,也降低了我们的风险。”涡阳农商银行曹市支行行长牛之森介绍,他们推出的“金土地”贷款采取的是“土地+担保”的方式为农户贷款增信,农户只需要提供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并有同村的一村民进行担保便可以完成贷款。

  “原来真没想到土地也能抵押办贷,流程也很简便,我贷了10万元,从申请到放贷,几天时间就办好了。”曹市镇辉山村养猪大户张彦说,现在很多农户都办理了这项贷款,少则3万元,多则10万元,大大减轻了他们在流动资金上的压力。

  “过去农户有想法缺资金,现在土地能生金。”牛之森介绍,与普通农户贷款相比,“金土地”执行利率降低50%,对于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贷款利率则按国家基准利率执行,“对于有土地的农户来说,就相当于有了一个金库,不用为创业的资金问题发愁”。

  不再“沉睡”,土地变成“活资产”

  2015年12月,涡阳县获批为全国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县。2016年3月29日,涡阳农村商业银行成功发放了首批共计28.2万元的“金土地”贷款。

  长期以来,受互联互保风险抬升等因素制约,涡阳农商银行农户小额担保贷款业务发展遭到瓶颈。一方面,小额农户贷款额度低,难以满足农户日益增长的资金需求;另一方面,银行因担心风险不敢向农户提供太多贷款,因为一旦出现贷款风险,缺乏必要的约束手段。

  “现在农民个人承包的土地经营权能贷款,就相当于土地这份‘沉睡’的资产‘醒’了过来。”牛之森介绍,“金土地”贷款以农户承包土地为抵押物,有效化解了农户贷款无抵押的困境,使更多难以落实担保、难以符合传统贷款条件的农户获得了授信,并可大大降低贷款违约成本,“这两年我们支行共发放贷款370多笔,共1270多万元,没有一笔坏账”。

  记者从涡阳农商银行了解到,目前涡阳农商银行发放贷款约7300笔,资金3.3亿余元,解决了数千户农户创业资金紧张的问题。

  “这里的蔬菜品质不错,很畅销,但是规模太小,我来一趟只能拉2万多斤,车都装不满。”来自蚌埠的客商陈登培向戚亚军“发牢骚”,“你们应该再搞大一点,增加一些蔬菜的品种,我们来一趟可以把菜配齐,就不要到其他地方去了。”

  “我们也正有这样的打算。到时候还得请银行在资金方面多多支持。”戚亚军笑着对站在一旁的牛之森说。

  “没问题!”牛之森满口答应。他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土地经营承包权再延长三十年,将来肯定会有更多和戚亚军一样的农户要和银行打交道。

  □记者手记

  庄稼汉走进新时代

  这是两年来第二次采访戚亚军。

  和2016年戚亚军刚刚用土地承包经营权获得贷款发展蔬菜种植的时候相比,如今的戚亚军显得年轻了。这也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缘故吧。

  利用土地承包经营权作为抵押,戚亚军和另外几个庄稼汉从银行贷款数十万元,一起成立了种植合作社发展反季节蔬菜种植。如今,不仅贷款按期还上,他还打算扩大种植规模,丰富蔬菜种植的种类。

  土地被唤醒,农民劲头足。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有效解决了农民贷款“担保难”“融资难”“贷款贵”问题,使“资源变资产”,助力农民收入不断增加。

  “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十九大报告中的这句话,更是让广大农民吃了“定心丸”。如今,在一系列顺民意、暖民心举措的助推下,全市广大农民正昂首阔步迈入乡村振兴新时代。

编辑:胡先进

社会热点

游在亳州

谯城区五马镇:“桃”醉 采摘节

住在亳州

亳州市房产局出招 专治开发商任性
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