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您当前的位置 : 亳州 >> 亳州新闻 >> 亳州人文

岂有双月照魏宫——记文德郭皇后郭照

2018年01月05日 10:45  来源:亳州晚报

  ○李蓁蓁

  在曹魏诸后妃中,郭女王无子而践大统,至贱而升至贵,以及她所遭遇的种种不堪,实在是天下所有的半路夫妻们命运的一个缩影。

  不爱蒲柳色,独擅女王名

  文德郭皇后郭照,是大魏第一后。郭照这个名字或许是讹传,但字女王则是确确实实的。她是东汉南郡太守郭永之次女,少年秀慧,父亲郭永奇之曰:“此乃我女中王也。”遂以女王为字。

  然而郭女王早年父母双亡,一个弱女子,在战祸中流离漂泊,尝尽世间冷暖,后寄身在铜鞮侯家为奴。正所谓错怨狂飙扬落花,无边春色来天地。也正是在铜鞮侯家的时候,郭女王因缘际会,认识了那个给自己命运改道儿的贵公子,曹丕。

  那时候的曹丕,正处在人生的最低谷,和弟弟曹植的夺嫡之战已经白热化,在这场天长日久的拉锯战中,每天看着老爸和弟弟眉来眼去,前途晦暗不明,当年宛城之战策马奔腾,全身而退的“感动汉朝”人物,如今发际线走高,胡子茬看涨,车头也快蹭掉漆了。此时的曹丕,不是曹魏集团第一顺位接班人,魏王准世子,而是跟你我一样在大时代面前深感无力的凡人。

  好在,此时的他,并不掩饰自己的疲惫与慌张。这是因为他遇到了他最有力的盔甲,郭女王。

  这世上最好的爱情就是,遇到你之前,我一无所有,也不相信自己会拥有获得幸福的能力。遇到你之后,便拥有了整个世界,后半生的路很难走,但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便无惧一切。何况曹丕不是一无所有,他有妻——三国第一美人甄宓。也有子,曹叡和东乡公主。

  而郭女王已经不再年少,遇到曹丕时,她已经二十九岁,虚岁三十。就是搁到今天,这个岁数也是剩女一枚。然而一生凉薄的曹丕却在此时表现出了一生为数不多的大度与包容,举世皆知“东吴爱萝莉,曹魏控人妻”,娶一位比自己年长的御姐为妻,并不是先例。何况跟比自己大五岁的甄宓相比,郭女王还年轻两岁呢。

  女大三,抱金砖,在政治漩涡中心力交瘁的曹丕在爱情面前焕发了勃勃生机,他皮鞋擦得锃亮,头发梳得滑倒苍蝇,腰板儿挺得笔直,没准还吞了两颗维他命丸,然后携着美人,仰天大笑出门去。当年父亲纳母亲卞夫人为妾的手续一样,一顶小轿,漫山桃花,郭女王入府,自此专宠无比。

  天无二日在,洞中月独明

  这绝对是曹丕一生中的快意时刻,而事实证明,曹丕挑选女人的眼光,实在是跟他老爹一样毒辣。每一个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强悍的女人。何况这位郭女士还是女中之王呢?

  抱了金砖回去的曹丕此时得到郭女王辅佐,不啻得了千军万马。后宫纵有粉黛三千,但有见识的不风情,有风情的无识见,既擅风情又有见识的多半也有一颗勃勃的野心,香喷喷的眼风时不时地瞟向那金子做的后座。这叫曹丕如何容得下沙子?

  自打郭女王入宫,不争不抢,温良恭俭,处处想曹丕所想,急曹丕所急,将自己的一生和曹丕牢牢绑定在一辆战车上。得到曹丕全心信托的同时,也得到了这位薄情帝王完整的爱情。郭女王用她的温柔一刀,一刀刀劈碎了曹丕心中的坚冰,把这块石头真的捂透了,捂酥了。他放下了所有的戒备,踏过万水千山,踏过江河大地,完完全全,真真正正地栖息在她的身边。

  然而,一个男人最大的幸福,是有一个女人爱他。而一个男人最大的不幸,则是有不止一个女人爱他。舜可以同时拥有娥皇女英,而曹丕的魏宫之中,却无双月朗照,只留女王独明。

  郭女王盛宠,正室甄夫人却远在邺城,每日关山冷月,如豆青灯。时间久了,甄夫人自然有怨言,曹丕闻此大怒,遂遣使者至邺将甄氏赐死,关于这件事,《三国志·郭后传》给出的结论简单粗暴“甄后之死,由后之宠也”。

  乍一看,这个结论似乎合情合理。从甄宓困守邺城,眼睁睁地看着曹丕和郭女王在洛阳得意洋洋地欢庆最后胜利这点就可以清晰看出曹丕的选择,皇后的人选从一开始就是郭女王,而非甄宓。郭女王离后座只有一步之遥,拦她路的,只有甄宓。

  新欢要出头,旧爱需让路,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曹丕大笔一挥赐死甄宓,再合情合理没有了。然而事情却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首先曹丕继承王位之后,并没有获得他梦想中的内圣外王,达到父亲曹操那样独步天下的权威和地位,恰恰相反,他夹在甄宓母子和母亲卞夫人之间,受了无尽暗伤。屁股还没坐热,卞太后就首先发难,和曹丕之间发生了一场为时17个月的权力斗争。

  看过宫斗大戏《甄嬛传》的观众,都明白太后在雍正与十四爷的事情上,有多么深的心结。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人心自古相同。以此模式去套曹丕卞太后这娘俩,也严丝合缝。

  新朝立国,为了维护君权安全,保证红色江山永不变色。大抵都要对前朝进行一番清洗,但由于曹魏遗留问题太多,形势过于复杂,这场清洗被延迟到了黄初二年。

  扶持太子,架空曹丕,魏国要变天了。

  卞太后本以为自己十拿九稳,因为曹丕在立储这件事上并不具备挑三拣四的条件,因为曹睿不论在身份、年龄、外部支持等任何一个方面,都把他的几个弟弟甩得太远,是朝堂上获得各方承认并接纳的王朝第一顺位接班人,曹丕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甄宓只生了曹睿一个儿子,一旦甄宓被立为王后,太子就只能是曹睿。当然,曹丕可以以先王丧期未满为理由,拖延立后,但是用不了多久,甄氏母子依然是曹丕所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问题。

  甄宓和郭女王被同时推上风口浪尖,卞太后和曹叡同声宣称是曹丕故意遗弃甄宓,理由是曹丕喜新厌旧,宠幸郭女王。群情激愤,要求曹丕必须对甄氏被遗弃事件做个交代。

  但他们低估了曹丕的决心,也是严峻的形势让曹丕有了新的破局之路,甄宓到了这一步,已经是非死不可。

  黄初二年,曹植获罪使得帝后矛盾达到了顶峰,引发了一次严重的政治危机,曹叡作为后党的核心成员,和卞太后一起,一度将曹丕逼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最终,在经过了短暂而又剧烈交锋之后,这次政治危机以甄宓被杀、曹植被贬、卞太后承诺退出政坛而宣告了结。

  甄宓一死,曹叡被贬为平原侯,彻底跌出权力核心,后党一败涂地,悬在曹丕头上的那柄达摩克利斯之剑顿时烟消云散。扫清一切障碍的曹丕将郭女王送上后位,实现了他对这位一心忠诚于己,肝胆相照的红颜知己最体己的报答。给了她全心的爱,和世间女人最大的尊崇。

  然而,曹丕和郭女王的人生,依然不够圆满。因为曹丕可以拱手河山讨你欢,却不能给心爱的女人一个孩子。郭女王一生无子,立储依然是摆在曹丕面前最棘手的问题。

  曹丕和曹叡的关系,早在黄初二年就水火不容。然而在这个事情上,一生任性的曹丕却没有挑拣的本钱。时隔多年,韬光养晦的曹叡早已胜券在握,朝廷内外也将其当作未来的储君看待,大有舍他其谁的架势。事情转了一个圈,又再次回到原点。

  行行复行行,与君生别离

  然而这次幸运之神没有再次眷顾曹丕,再无破局之法的他还是将曹叡交给郭女王抚养,虽然册封太子的诏书在曹丕驾崩的前一天才发布,但这种妥协,已经是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的曹丕所能做出的最大退让。

  曹丕驾崩,郭女王成为曹魏第一位太后,同时也是继卞太后之后,第二位由女奴逆袭为国母的传奇女性。养子曹叡待之甚恭。

  当太后的第八个年头,郭女王五十一岁那年,无病暴卒。

  《魏略》说,郭女王死于曹叡逼迫,我觉得不然。这种阴谋论,是将曹叡心胸看得小了。曹丕杀甄宓是形势所迫,不得不为。就算是曹叡和郭女王之间有什么心结,十多年养育之恩,一次又一次帮助和保护了曹叡,最终让他得以君临天下,施展自己的抱负。再大的仇恨,到了此时,都该到了相逢一笑,云淡风轻的时候。

  曹丕面对郭女王,是全心地爱,感激和信托。但面对甄宓,情感就复杂得多。她是曹丕的发妻,抛弃她,要承担天下人背信弃义的骂名。但她也是仇人的儿媳,是被自己的父亲和弟弟同时钟爱垂青的女人。曹丕的心结太多,对甄宓的怨恨也太多。在曹家这样一个矛盾重重的家族里,两个无法放下偶像包袱的人都活得太累。原先少年夫妻积累的那点儿恩爱,也在日后旷日持久的拉锯战中荡然无存。而郭女王一无所有的出身,倒给了她梦寐以求的干净利落,让她反而能够放开手脚,迎着逆光御风而行。曹丕远走洛阳,也未尝不可看成是他对婚姻,对甄宓的逃避。而郭女王的盛宠,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

  曹丕一辈子活在父亲和弟弟的巨大阴影之下,胆战心惊,落落寡欢,郭女王的出现恰如一道春光,刺透重重暮霭,将他晦暗的人生照得通透。但作为帝王,他的无奈太多,身不由己的时候也太多,他还是将一个烂摊子丢给了郭女王。因为他相信他的女王有着颠倒乾坤的能力,只是这一次,他不能鞍前马后,在旁始终陪伴了。

  甄宓不幸也是她的幸运,甄氏之死不仅是曹丕父子的转折点,曹植的转折点,也是曹魏政权的转折点。曹丕和甄宓的悲欢离合,其背后所隐藏的,不仅是曹氏家族那复杂到永远也说不清的恩恩怨怨,还有一幅曹魏集团兴衰沉浮的时代图景,还有那一首美丽至极,也凄凉之极,至今读来依然犹如云间明月的《塘上行》。这些因素一起盘旋,裂变,共同营造出这场曹魏宫廷的悲歌,是无情世间留给有情众生的苍凉的手势。

编辑:胡先进

社会热点

游在亳州

谯城区五马镇:“桃”醉 采摘节

住在亳州

亳州市房产局出招 专治开发商任性
手机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