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您当前的位置 : 亳州 >> 亳州餐饮

花米团

2018年03月02日 09:40  来源:亳州晚报

  ◎李丹崖 李松涛/图

  和麦子相比,米算是比较细腻的吃食。如果要论性别,似乎麦子也是男性的,米应该是女性的,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给自己女儿取名为“小米”?

  用米爆出来的米花,就更加可人。它胖胖的,有一种盛唐气象的美。

  在我童年的小小念头里,一直有个想法,把大米、红米、紫红米、血糯米、紫黑米、黑米等各种米融合在一起,用爆米花机爆出来,掺杂在一起,就那么看着,也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享受。后来,我的这一想法被村口的老大爷给完美呈现了。

  那位巧手的老大爷真的把大米、红米、紫红米、血糯米、紫黑米、黑米等融合在一起,爆成米花,然后用糖和蜂蜜熬成浆,把这些米花攒成团,然后用圆形的木质模具压制一下,就做成了花米团,这些花米团被棉线串起来,挂在架子上,老大爷扛着这样的架子走街串巷,肩膀上的那些花米团跳跃着,像是扛着一条条彩虹。

  “米团好吃又好看,咔嚓一口娃喜欢,若问米团哪里好,色香味全肉不换。”这是小时候常常听到的歌谣,从兜售花米团的人的吆喝声中,从少年们手持花米团的笑脸上,从经年不灭的回忆里。

  花米团流行的年代,还处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的物质生活并不富裕,唯有在食品的花色上多一些创新,增添生活情趣,也借以美食的色,增加美食的受欢迎程度。现如今,可供人们享用的美食美味数不胜数,做花米团的师傅也少了,有的只是米团,单色的,被塑料袋装着,卖米团的走街串巷地吆喝着,“米团,米团,不甜不要钱”,这种吆喝声也黯然失色,米团不花,卖米团的人似乎也失去了吆喝的底气。

  前不久,在老街深处,再次邂逅卖花米团的师傅,耀眼的花米团像旧时一样,被棉线穿着,挂在架子上作招幌,与旧时不同的是,花米团上还用果脯制作的青红丝拼出了字,都是一些吉祥话,比如“福”、“乐”、“爱”……依稀又被时光带着,穿越到了童年。

  我曾去过制作花米团的作坊里观摩制作过程,刚进作坊的院子,一股甜香就如温泉一样冲进鼻孔,看着那些“花红柳绿”的米被变戏法似的撮合在一起,过程自然,丝毫没有拉郎配的意思,制作花米团的师傅是在成全大米、红米、紫红米、血糯米、紫黑米、黑米之间的好“姻缘”呢,这感觉,丝毫不亚于肤色不同的人种通婚。

  花米团一般在节日最受欢迎,比如元宵节、中秋节之类,天上一轮圆月,手中一只花米团,望月怀远,啖米团养眼可口,人世间最美妙的时刻也莫过于此了。

  说起花米团,想起我一位写诗的文友,她把花米团比作是“活跃在人间的流星”。她还说,天上的流星在深夜的穹隆里闪耀,人间的流星在味蕾上舞蹈。这是变着花样夸花米团诱人呢。后来,每每想起她的这样一席话,再看到流星雨许愿的时候,总觉得嘴角都是甜的。

编辑:胡先进
相关新闻

社会热点

游在亳州

谯城区五马镇:“桃”醉 采摘节

住在亳州

亳州市房产局出招 专治开发商任性
手机扫一扫